您现在的位置:天语论文 -> 艺术论文
论《红楼梦》“梦”的艺术探析
日期:2017-05-09

摘要:在《红楼梦》这篇文学巨著中,“梦”可以说是贯穿全篇的一个线索,也是小说的核心特色之所在。小说中对“梦”的描写有三十二个之多,将虚假的“梦幻”意境与真实的梦结合在一起,通过梦的多与妙来表现人物性格,这既写出了现实社会的种种悲剧,同时也影射出作者美好的愿景与期许,是曹雪芹对“人生如梦”看法的表达和情感的寄托。文章从小说中有关于“梦”的描写刻画出发,对其中隐含的深刻寓意进行深入地探究和发掘,对“梦”的审美功能、象征功能和干预功能进行了介绍,又通过对剧中人物梦境的分析来体现作者的价值观和美学思想。同时文章对《红楼梦》中关于“梦”的艺术表现手法的创新进行了深入地研究,以此来体现小说虚实相应、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互结合的出彩之处。

关键词:红楼梦、梦境、客观现实、功能、艺术手法

 

   一、引言

   1、研究背景

梦境的虚幻缥缈使文学作品增加了一种神秘色彩,自古以来的文学作品中关于梦境的描写也是数不胜数:《西厢》有草桥惊梦、《牡丹亭》有情恋之梦、《紫钗记》有侠义之梦,梦与梦不同,独具特色、各有千秋。而要论写梦之多、写梦之妙的文学巨著,那非《红楼梦》莫属。《红楼梦》实际上就是以一种别开生面的立意和写法来描写人物的虚幻之梦和作者的现实之梦,将虚与实有机结合起来,从而将作者的情感、期盼以及浪漫主义情怀表现地更加淋漓尽致。《红楼梦》中一真梦一神游两大梦贯穿主题;更有贾宝玉因为一个梦而痛改前非,林黛玉因梦而情更坚;还有柳湘莲因梦出家,妙玉因恶梦而走火入魔。小说中的三十二个梦使人物形象的塑造更加生动,人物性格更加清晰。这就使《红楼梦》与其他小说单纯说梦有所不同,通过梦境的描述为小说制造了一种扑朔迷离、耐人寻味的独特趣味,正可谓“文人心思,不可思议”,也正是如此,才能吸引着读者去赏读、去发现。正是在这样一个研究背景下,笔者对《红楼梦》中“梦”的艺术进行深入地探析和发掘,这对于更好地把握小说主旨和理解人物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

   2、研究文献综述

    《红楼梦》作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其地位之高自不待言,自古以来对于《红楼梦》进行研究的文学作品丰富多样:资深红学家、古典诗词研究家周汝昌先生编写的《献芹集:红楼梦赏析丛话》从《红楼梦》的红楼家世、艺术笔法以及情节结构等方面对小说进行了深入地分析,以别具特色的独特视角对红学进行了考评[];侯宇燕编写的《细笔新悟红楼梦》轻采毛发,深入骨髓,调动一切手段,诸如人、地、时的考证,文辞的赏析,来探求《红楼梦》文字的因果,有时也作一些并不武断的假设和推论[];可称之为小型论文的集合体,从起点的小问题探究出结论的大意义;还有一些文献诸如郭锐,葛复庆编写的《红楼梦诗词赏析》则是从诗词的角度展开欣赏和评析[]。但是纵观这些评论作品,其中对《红楼梦》中“梦”的艺术进行探究的研究文献确实少之又少,李儒俊、杜文曦《对<红楼梦>“梦”艺术的探析》从虚与实的角度分析了小说中“梦”的意义和价值,但是缺少对具体梦境的描写[]。因此说,从“梦”这个角度来探究作者所要表达的情感和审美的观念,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和研究意义。

    3、技术路线

   1)研究方法

笔者论文的研究过程中主要用到了三种研究方法:文献资料法——要想对小说中写到的“梦”进行深入地探究,要在对原著具有一定了解的基础上再研读一些相关的文献资料,只有这样才能对该论题的背景、研究经验等具有更加全面的了解;调研法——单纯依靠文献资料进行研究难免会使研究结果显得较为淡薄,只有对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调研访谈,才能使研究结果更加具有现实意义;跨学科研究法——笔者在研究过程中不仅用到了文学的相关知识,同时也将哲学、心理学等相关学科的内容穿插其中,在分别研究之后又将研究结果高度整合,这就使文章的学术价值更加丰富。[]

   2)论文框架

从文章的结构来看,本论文一共分为五个章节。第一章阐明本文研究的背景和意义,表明对《红楼梦》中的“梦”进行研究和分析的必要性与现实意义。第二章是通过对小说中人物之梦的虚与实的分析来体现作者所要塑造的人物形象和表达的情感。第三章对《红楼梦》中“梦”的功能探究,其功能主要体现在审美、象征和干预三个方面。第四章是文章的重点所在,主要讲《红楼梦》对“梦”进行描写的独特艺术手法探究。第五章是全文的总结。

   二、“人物之梦”,通过梦境的描写来体现真实性

梦境这种心理状态还未被人类给予准确的认识,因此还存在着一定的虚幻色彩,但梦实际上也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荒谬之物,也是通过客观存在而映射出来的对精神世界和心理活动的表达。因此,通过这种虚幻的表现手法来进行写实的安排,是《红楼梦》的成功之所在,同时也使其具有了自身的特色和幽趣。《红楼梦》中对“梦”的描写有三十二次之多,每位人物的不同梦境体现了作者不同的情感寄托和审美观点。

在《红楼梦》第一回合的描写中,作者曹雪芹就道出了其自身“实录其是”的美学思想,他提出此书所写乃“我半世亲睹亲闻”,“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之后又强调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这就是在说,小说不过是对现实生活的描写,充分表达了对于黑恶悲剧的批判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在曹雪芹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过程中,对于人物梦境的描述也是他所强调的“实录”的具体内容之一,这对于人物心理活动的深化是极为有益的。

《红楼梦》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描写的三十二个“梦”都是小说中人物下意识的想法的表露,正是这些梦境将人物的心理活动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时也将人物的精神想法变得更加复杂、更加神秘,这是小说人物表现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部分。关于梦境的描写,能使人物的冲动、愿望等等得到充分地释放,这是真实地表现人物的一个重要途径和手段。而这些梦,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作者的诉求和愿望,只是通过变化写法的方式,借助小说中的人物加以展现。

但是,小说中所涉及到的这些梦境也并不全是作者愿望的表达,通过这些梦境可以准确地洞察人物不同的个性特征,人在梦境中是自由的,不受外界局限和束缚的,是自我状态的回归。在《红楼梦》三十二个梦中最为具有代表性有三场大梦,分别是第一回的“甄士隐梦幻识通灵”、第五回“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和第十三回的“王熙凤梦见秦可卿”。“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是通过梦幻来介绍贾宝玉林黛玉的来历:宝玉是石头下凡,这块石头因“无材补天”被女娲抛弃在青埂峰下,又四处游荡,到警幻仙子处做了神瑛侍者,遇见一株绛珠仙草,日日为她灌溉甘露,后来又被一僧一道携了投胎下凡做人,他就是贾宝玉;那株绛珠仙草也跟了石头下凡,她就是林黛玉,同时这场大梦也寓言了贾宝玉与林黛玉的悲剧爱情故事。“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这一回,无论是在秦可卿卧室的布置上,还是在行为和语言上都颇具诱惑力,让宝玉感受到了相当刺激的情色体验,而“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从而能够从情欲的世界中真正走出来寻求精神上的柏拉图式的爱情。“王熙凤梦见秦可卿”则是曹雪芹的换笔之法,起到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同时也为贾家的败落以及人物命运的崎岖坎坷埋下了伏笔。

   三、《红楼梦》中“梦”的功能

    《红楼梦》核心是“梦”,对三十二个虚幻之梦的描写既反映出了人物的精神世界,同时也是对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人们欲望的描述。由此可见,小说中的“梦”具有其独特的功能和价值。正是通过这些“梦”的特定价值的发挥,才促使小说的内容充满了虚幻的浪漫主义色彩,其内容更加引人入胜、发人深省。通过“梦”所折射出的现实世界也变得越发丰富充实起来。

    1、审美功能

小说中对于“梦”的描述无论是在语言诗词的运用上还是在不同写作手法的变换上都充分体现出了其所具有的审美功能。首先,运用虚幻的梦境为整篇小说营造了一种神秘的氛围,增强了读者探究的好奇与乐趣;其次,琴棋书画等高雅艺术活动贯穿始终,这就为文章增添了雅趣;最后,作者通过梦境的衬托将小说中的人物赋予了充分的才华和灵气,尤其是对林黛玉、薛宝钗等不同性格的女性描写达到了“柔更柔、灵更灵、美更美”的艺术效果,这就使读者在鉴赏的过程中可以充分感受到人性的光彩。同时,通篇小说在人、物、景等细节的命名安排上以及人物服饰上也突出了审美的艺术功能,“离恨天”、“灌愁海”等谐音名物来寓意这些“痴男怨女”们的“不尽古今情”。[]

    2、象征功能[⑧]

   《红楼梦》中的每一个梦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梦与梦之间是前后衔接的,而梦与现实之间也是环环相扣的,每一个梦都象征着一定的客观存在的真实事物,都有一定的蕴含意义在里边。《红楼梦》的梦境中,只有其所具有的象征意义才是醉卧真实的,这些虚幻的梦境都具有悲剧标识,代表着作者对那一特定时期社会衰败现实的真切思考。梦幻与悲剧是合二为一的,在品鉴和欣赏这一部文学著作时,要深入思考从而发掘出梦所象征的事物,从而在看似荒谬的氛围中感受作者对现实社会严肃地、认真地思考,这才能真正体会到小说所要表达的主旨思想。通过梦境的描写表现了作者对于现实的理性认识,同时将这种悲剧逐渐渗透到人物的虚幻的梦中去,通过种种奇异的幻境来象征和反映现实层面上的隐含的寓意。[]

    3、干预功能

    《红楼梦》表面上看是一部言情小说,但它却是“始于言情却终言情”,他更是一部对封建王朝四大家族的兴衰史的概述,因此有着更为深厚的广度和深度。从文章来看,“梦”的干预功能主要是从两个方面来体现的:首先虚幻的梦境干预着人物的真实生活,一些梦境的出现会使人物的心理状态发生极大的变化,梦境与真实的结合将人物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其次通过梦境的描写来表达人物的欲望,表达对现实社会的不满,渴望突破重围获得自由的一种愿望。因此从这两方面来看,“梦”不仅影响着剧情的发展,也干预着小说所要表达的主旨思想。

   四、《红楼梦》对“梦”进行描写的独特艺术手法探究

   1、“梦”的写作章法更为新奇,更有吸引力

   《红楼梦》对“梦”的描述与其他文学作品有着极为的不同,在写作章法上更为新奇有趣,各梦均不同。有些梦在描述时用了一个回合的篇幅,而有些梦则用十几字一带而过;有些梦界定清晰,而有些则将梦隐喻在真实之中,如果不仔细品读,甚至都难以发现这原来只是一个梦。这些互不相同的写作手法创造了更多的趣味性,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吊起读者的胃口,这也是《红楼梦》的经典所在。脂砚斋批云:“《红楼梦》写梦,章法总不雷同,此梦更写的新奇。不见后文,不知是梦。”在第二十四回痴女儿遗帕惹相思中,讲述了丫环红玉到怡红院寻找丢失的手帕,正巧碰见贾宝玉独自喝茶,为了“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她便是“早接了碗过去”,这一幕正好被打水回来的丫环们撞见,对她是一通嘲笑,突然听见老嬷嬷说到贾芸明天会过来种树便回房中盘算起来,正在没有头绪的时候只听贾芸在外边低声说:“红玉,你的手帕子我拾在这里呢。”红玉忙不迭地跑出去结果却被门栏绊倒了。这一章节用到的就是这种含蓄隐喻的写梦手法,如果不对照前后文就容易被作者所迷惑,还以为这是一个真实的场景。曹雪芹通过描写刻画种种极为逼真的梦境场景来体现人物的心理活动和精神世界,使小说中的人物能够活生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这也是《红楼梦》独具吸引力之所在。[]

    2、用虚幻的梦境更好地衬托和反映客观真实存在

我国古代很多文学作品中写梦就是单纯地描述虚幻缥缈的梦境景象,而《红楼梦》则不同,是用虚幻的梦境更好地衬托和反映客观真实存在,第八十七回写妙玉“坐禅寂走火入邪魔”,深刻地表现出一个身居禅观、心高气傲的女尼“未曾了断的前世尘缘”,更体现出妙玉在封建思想压制之下的变态心理。[11]曹雪芹用“走火入邪魔”来反映特定历史时期小说中人物渴望突破现实世界对人肉体和精神的束缚,重新回归人性的自由,这样的描述具有着极为强烈的客观性和真实性,因此作者的这一立意是新颖的。梦境是将人的潜在的思想通过具体的形象和事物加以表现的最常见手段,同时也往往反映着人们本能的欲望。[12]而通常这种欲望在客观现实中又是很难实现的,甚至有一些是不被允许的,因此就只能寄托在梦境之中。但很多时候人们越是对于不可得的事物越是充满好奇,不可压抑的强烈欲望一旦冲破理智,便会通过梦境的形式而变成一种客观现实。

    3、虚假与真实的结合增添了小说的神秘色彩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是曹雪芹在描写贾宝玉太虚幻境时提到的一副对联,这种真真假假的结合为小说增添了神秘色彩,也更加耐人寻味。小说中所用到的真假对比之处也是极为丰富的:名字上有甄士隐(真事隐),还有贾雨村(假语存);[13]环境中有真实存在的大观园,还有虚无缥缈的太虚幻境。作者将这些相互对立的内容通过梦幻的形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种“真亦假来假亦真”的描述手法更加生动、更加形象地再现了人物性格。例如作者在塑造贾宝玉这个人物形象的过程中,将现实中的日常情景与荒诞怪谬的梦幻之景相结合,一方面来讲贾宝玉风度翩翩,另一方面又在梦境中喊出“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木石前缘”的怪异之话,通过这种渲染,将人物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同时也是对当时社会现状的一种折射。[14]

   五、结语

    总之,在《红楼梦》中,三十二个梦境贯穿了小说的始终,情节的发展、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人物性格的表现都离不开这些虚幻之梦的重要烘托作用。曹雪芹以更加生动、形象的笔法对这些真真假假的梦境进行描述,增添了文章的趣味色彩,用梦境来衬托客观现实中存在的事物,表现人物渴望突破重围、获得自由的心理活动和精神状态。因此说,小说的成功之处在于它不只是一部言情小说,更是逾越了言情的、对封建王朝兴衰发展的概述之作。在对“梦”的精妙的布局和安排之下,看似复杂的故事发展情节越发变得清晰起来,作者所要表达的主旨也更加明确起来。[15]

 

参考文献:

[1]周汝昌:《献芹集:红楼梦赏析丛话》,中华书局出版社2006年版

[2]侯宇燕:《细笔新悟红楼梦》,新世界出版社2016年版

[3]郭锐,葛复庆:《红楼梦诗词赏析》,崇文书局出版社2007年版

[4]李儒俊、杜文曦:《对<红楼梦>“梦”艺术的探析》,《东华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四期

[5]黄宗广:《“文气说”与古典文学批评的自觉》,《新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第三期

[6](清)曹雪芹:《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版

[7]裴效维:《红楼梦鉴赏词典,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年版

[8]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增订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版

[9]王蒙:《评点<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年版

[10]闫红:《十年心事梦中人 : 红楼梦中的情怀与心机》,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

[11](清)脂砚斋:《四大名著批评本——脂砚斋批评本红楼梦》,长春出版社2014年版

[12]俞平伯:《红楼梦辨》,麓书社2010年版

[13]王宝生:《填补<红楼梦>版本史上的空白》,《中国化工报》,2001年第三期

[14]蔚然:《<红楼梦>“梦”系统探析》,曲阜师范大学2001

[15]张庆善:《<红楼梦>的艺术价值》,《光明日报》,2001年第五期

 

 



[①] 周汝昌:《献芹集:红楼梦赏析丛话》,中华书局出版社2006年版,第34-39

[②] 侯宇燕:《细笔新悟红楼梦》,新世界出版社2016年版,第171-185

[③] 郭锐,葛复庆:《红楼梦诗词赏析》,崇文书局出版社2007年版,地17-22

[④] 李儒俊、杜文曦:《对<红楼梦>“梦”艺术的探析》,《东华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四期

[⑤] 黄宗广:《“文气说”与古典文学批评的自觉》,《新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第三期

[⑥] (清)曹雪芹:《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78-296

 

[⑦] 裴效维:《红楼梦鉴赏词典,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年版,第325-346

[⑧] 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增订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171-194

[⑨] 王蒙:《评点<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53-59

[⑩] 闫红:《十年心事梦中人 : 红楼梦中的情怀与心机》,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第99-110

[11] (清)脂砚斋:《四大名著批评本——脂砚斋批评本红楼梦》,长春出版社2014年版,第327-344

[12] 俞平伯:《红楼梦辨》,岳麓书社2010年版,第55-76

[13] 王宝生:《填补<红楼梦>版本史上的空白》,《中国化工报》,2001年第三期

[14] 蔚然:《<红楼梦>“梦”系统探析》,曲阜师范大学2001年,第133-136

[15] 张庆善:《<红楼梦>的艺术价值》,《光明日报》,2001年第五期

 

上一篇: 论管理沟通在瓮福集团中的作用
下一篇: 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问题的研究
本篇论文由天语论文网代写,天语教育专业提供代写硕士论文、代写MBA论文、期刊代写代发、知网期刊论文等服务,专业代写老师团队,通过率100%值得信赖。